被的哥开垦出欲望后我一丝不挂

文字:禅小岩青春,是用来毁灭的,我把自己的青春葬在了林静的手里。我爱林静,这个有着女孩名字的男孩,用他的话说,男孩叫女孩名,命贱,好养活。我们是从大一认识的,当时,迎新生文艺晚会,他在舞台上又蹦又跳唱了一曲《红日》,我在下面扭动着屁股,手心激动的直冒汗。演出结束,他走进观众席,走到我身边,拉起我的手,穿过密密麻麻的座位,绕到后场演员休息区,郑重的说:李琳,我喜欢你,让学哥做你的一轮红日吧……我抽出手,转过身,忸怩做作,这……这也未免太快了吧?他激动就差抱起我,扬旋打圈了,这么说,你是答应了,对不对?我没还声,只是腼腆的笑了,这种人啊,明知道人家会答应,还偏偏要问,故意的吧?!关系也就是在我入校的第23天开始的,一直到大四毕业,他先我一年毕业后,进入了当地的一家建筑公司任职土木工程师,而我随后在第二年,因他的引荐,也成为这家公司的普通职员。林静说,就让我这样,看着你,看着你,一直看着你,好吗?我说,乖,别说胡话,啊,赶紧去工作吧。他站着不动,不走,让我再看你一眼,就一眼,求你了…… 1/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