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子美:性的惩罚

就算有开放式婚姻 ,有默许性自由的配偶,性行为也逃不过社会监督。婚姻 制度下的男人,大概把“出轨”当作追求自由,所以有人奋不顾身,不计后果。但制度的设计始终包含惩罚,在家庭内部会受到配偶的惩罚,以财产为代价离婚收场,在家庭外部会收到舆论的惩罚,普通人被七姑八姨口水讨伐,明星富商政要则像扔进热锅里的饺子,全民消费,姿势任选。如何让性冲动释放在一个合理安全又多样化的区间,是男人费神考虑的。他们理论上需要一个长伴,可以生儿育女和保证基本性生活,成本是个人财产的一半以上;还需要一些短伴,可以情感 交流和调剂性生活,成本按约会质量和关系程度计算。如果男人不打算更换长伴,那么短伴的感情粘度越低,保密程度越高越好。于是“嫖娼”成为一种市场选择。男人不轻易承认自己有过外遇,说到嫖娼他们就坦然许多。一是认为这属于纯商业行为,二是认为在情感 上没有背叛配偶。女人也通常不把“嫖娼”当作男人的外遇,虽然有违性洁癖,但不威胁家庭。在特殊情况下,比如两地分居,或者不得不去的商务应酬,女人对配偶的嫖娼行为有事前谅解的情节。可是社会对“嫖娼”的舆论惩罚并没有减轻,最近微博名人薛蛮子嫖娼的消息警方发通告,央视也播报,与之发生关系的小姐也被实名制。网络上穷尽八卦能事,包括抓嫖地点的生态,交易的时间和方式,当事人的身体状况,举报人的动机目的,以及更深幕后。在男人看来,这无异于一场“恐怖袭击”,让他们以为的性隐私荡然无存。就算有开放式婚姻 ,有默许性自由的配偶,性行为也逃不过社会监督。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性现状,自愿的性交易是非法的,自主的婚外情是不道德的,若对抗,等于违反治安管理,违背婚姻 制度。那么,以秩序良常为名的制度,不保护身体私权,是不是一件看上去华丽实际爬满虱子的外衣呢?忠贞教育是原始的性惩罚,它以占有欲代替自主权,鼓励人们完整占有对方,并限制自我。当你奉为美德时,可有看到它是统治手段的延伸罢了。而我们反对统治的方式是,不以性自由为羞耻,不以性丑闻为沦丧,把“惩罚”当作娱乐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