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奶奶

父母在我很小时候就来了新疆,七岁以前我是由奶奶带着的,我们一直生活在湖南老家。我是奶奶的小尾巴,奶奶去插秧,我坐在田埂上玩泥巴;奶奶打柴,我在旁边观赏各类小昆虫;奶奶去串亲戚,我也会跟着去,可以说哪里有奶奶,哪里就会有我。现在想想,那时奶奶对我是有一点溺爱,什么事我说怎样那就怎样,都会顺着我。记得有一次,奶奶带着我去挑水,她挑着两桶水走在我的前面,因为我们那的桶是木桶,再加上水的重量是很重的,所以走的比较疾,把我落得很远,我不愿意了,嗯嗯啊啊哭了起来,奶奶于是放下两桶水等我,我还是站在原地不肯走,非要奶奶把水挑上折到我的身后来,奶奶没有办法只得依了我。有时候奶奶特别无奈的时候也会耍一些小骗术。一次,我记得是天黑了,我又向奶奶提出非分的要求,奶奶不能满足我,奶奶说:“你再这样,奶奶不要你了,奶奶去投水。”奶奶说着就往屋外走,离屋子不远有一方池塘,水是很深的,奶奶就是朝那个池塘走的。我觉得奶奶是骗人的,也没有把它当真。一旁的邻居良叔却说:“你奶奶真的去投水了,你听“扑通”一声还有声音呢!”这时,我有点害怕了,但外面很黑,我又不敢去找她,央 着良叔带我去找,他却说:“谁让你老惹奶奶生气呢,现在好了,没有奶奶看谁管你,我才不去呢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我只得悄悄地坐着,心里却是万分的着急。过一会儿,奶奶却好端端地回来了,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容。我高声喊着奶奶,一下扑到奶奶的怀里,摸了摸奶奶的衣裳竟是干的,可是我却顾及不了这些了,只是不停地认着错,答应再也不惹奶奶生气了。后来,我的父母从遥远的新疆回来了,我也上学了,又重新跟父母一块居住了。不久,奶奶就病了,开始是背上长了一个大疖子,好了之后腿脚却又不灵便了,听大人们说是得了风湿病。随着病情的恶化,她的腿浮肿的越来越厉害,起先拄着拐杖还能走,后面连移动也是不能的了。母亲就把奶奶背到我们家来养病,但也没有什么成效,奶奶终日躺在床上。我和弟弟放学回家都要到她的床前看看她,和她聊聊学校里趣事和所见所闻,奶奶这时候总要坐起来的,耐心地听着我们唠唠叨叨,显得很开心。到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奶奶的病已经到了膏肓之境了。一天,老师让我们以《我最亲爱的人》为题写一篇作文,我写的是奶奶,因为是真情实感,所以老师觉得我写得很不错,让我在班里当范文朗诵。我站了起来,却莫名地感到亲爱的奶奶就要离开我了,一股伤心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,不禁抽抽噎噎起来。老师觉得很不解:“有什么好哭的,连个作文都不敢念?没出息!”让别的同学替我念了。当天下午放学回家后,奶奶就已经不行了。跟前所有的亲人都来了,我们几个弟兄一回来,她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,母亲说奶奶一直在等她这几个孙儿才合的眼。奶奶去世没有几年,我们一家都搬到了新疆生活,这中间我只回过一次老家,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。空闲时,去给奶奶上过一次坟。奶奶的坟头上,长满了杂草,我把草割了,在她的坟边放了一挂鞭炮,上了一柱香,烧了几沓纸钱,作揖磕头的时候,也许是烧香和纸钱的烟把我的眼睛给迷了,站起来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。如今,奶奶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,我也成家立业了,有了自己的小孩,但始终没有忘记奶奶对我的疼爱,每每想起她老人家,我还是忍不住地热泪盈眶,有时还会哭出声来。“逝者长已矣,生者如斯夫。”我想只有好好地活着,才能告慰奶奶的在天之灵了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