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香盈袖

【1】闻声识人18岁暑假那年,尤曼高中二年级学业结束,坐火车北上去看外婆。全国各地的夏天仿佛都是一个样,热的要命。外婆住在丛林浓郁的郊区,老式的三层洋房被爬山虎覆盖,快要看不到脱落的墙皮了。外婆是个爱干净的女子,所有的家具考究又不失水准,尽管那些家具并不贵重,还是被阿嫂擦得亮堂堂的。放下行李去会客厅,那是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,阳光透过拱形窗洒进来,碎花窗帘被风吹的一起一伏,外婆盘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坐在矮脚沙发上刺绣。于是轻手轻脚的坐在一边拿起书本看起来,过了一会儿,外婆抬起眼,冲她招招手。尤家三个子女,偏偏尤曼在家里却不得人喜欢,加上自己有没有太多主见,在外凡事都是兄弟姐妹替她做主。她与外婆见面并不多,这个时候却拘谨了起来,身体僵硬的坐在外婆对面。“给你的。”外婆有些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。抬起头一愣,一方手帕落入眼帘,素色的缎子上绣了一枝杏花。“谢谢外婆。”恭敬地接过来,尤曼微微弯了弯嘴角。外婆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楼下钟表响起的时候,外婆站了起来,“阿嫂应该做好饭了,走吧。”到大厅的时候,尤曼着实为看见这么多人吓了一跳。尤曼喜静,不习惯待在人多的地方,姐姐弟弟见到父母的朋友总能大大方方的介绍自己,尤曼想,这些是自己一辈子也学不来的。慢慢的下了楼梯,尤曼尽量不往长形的桌边走去,瞥见大厅靠窗的沙发,正要起步过去,却听见了坐在人群中的外婆沉稳却不大的声音在叫自己。硬着头皮站在外婆一米半以外的地方,冲外婆问好。周围的目光一下看向她,尤曼紧张的满手是汗。“这是住在附近的宋先生和宋太太,其他的都是你认识的姨母、舅妈和兄弟姐妹。”外婆简要的像她介绍坐在旁边的一对颇有些年轻的中年夫妇。“宋先生、宋太太,各位姨妈舅妈,晚上好。”礼节是不能少的,尤曼自小受这些熏陶,虽说不习惯但还是有模有样。亲戚们都点了点头,只有宋太太笑着站起来走过来拉住她的手,冲外婆说道,“这个丫头我甚是喜欢,朗儿过来。”美艳的女子抬手间,尤曼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。在阴影处沙发上站起了一人,把手中的书放下,便走了过来。尤曼稍稍扬起眼眉,一身银灰色西装的宋嘉朗已走到她面前站定,白皙修长的手伸了过来,掀了掀嘴角,“你好,我是宋嘉朗。”尤曼小声的吱唔,“我叫尤曼。”汗津津的手终是没有伸出去,宋嘉朗不以为意轻笑。外婆正要说话,阿嫂忙忙的跑了进来,口里有些喜意,“嘉曜少爷来了。”一旁的宋太太嗔道,“这小子都快大学毕业了,从来没有一次像嘉朗那样守时。”尤曼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,只见早有几个姐妹跑到门口处了。一阵风带过,年轻活力好听的声音响起:抱歉,今晚有事来晚了,还望周太太恕罪。末了还夸张的模仿电影里太监的音调俯身便要行大礼。外婆早已被弄的哭笑不得,嘴里直说快过来坐。周是尤曼外婆夫家姓氏,只见外婆眼眉之间也有淡淡的笑意,一时对这个声音的主人留意了一些。后来,尤曼知道他叫宋嘉曜,是那种处众人中,似珠玉在瓦石之间的男子,彼时正在读大学。整个晚宴,宋嘉曜不时的讲起大学里发生的有趣事儿和几个精巧的笑话,逗得大家频频发笑。尤曼也有些笑意,每每在这样的场合都是不太插话的,只是埋着头吃饭,不好意思大笑。尤曼的母亲曾一度怀疑她患有轻微的自闭症,那个女孩子花样年华的年纪不出去疯跑?每次母亲数落她的时候,尤曼总会淡淡的皱着眉,半晌,沉默不语。尤曼想,不出门自己又不会怎么样,每天看看书也是极好的。【2】惊鸿一瞥外婆居住的地方地势较高,夏天的傍晚也是较舒服的,外婆吃了饭总会去楼上喝上一壶茶。阿嫂做饭早,尤曼也难得见到这样清幽的环境,向外婆说了一声就出门了。离开居住区没多远,便听见一阵机器的引擎声,黑色的轿车在自己旁边慢慢跟着。尤曼心下想:不会遇到绑架的了吧。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车子,又想:没有开着奔驰绑架人的吧?尤曼走得快,车子也开的快,尤曼慢下来,车子索性就慢慢的向前滑动。终于,尤曼停下来,凝视着车子。车窗慢慢的放下来,竟是宋嘉朗,他开口:这边最近修路,不通车的。说罢抬起手腕看看表,“上车吧,我送你回去,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总归不安全。”远处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,尤曼点点头:谢谢。轻手轻脚的爬上后面,刚坐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,用手摸了摸,像是人的腿!尤曼小小的惊叫了一声,脑袋吃痛的撞上了车顶。“呵……”有些压低的笑声从嗓子眼冒出来,车里没有开灯,尤曼也看不清楚是谁,只好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坐在副驾驶的宋嘉朗。“嘉曜,别闹,做好了。”说完打开了车厢里的灯。宋家二公子缓缓的将腿从尤曼屁股底下撤走,姿态慵懒。低着头,尤曼觉得脸上热辣辣的。“对不起。”缩了缩脖子,尤曼小声道歉,她就是这样,见了男子便不知道说什么好,见了漂亮又英俊的男子,更加窘迫,好友苏眉笑她有严重的恐男症。眼下尤曼觉得浑身不自在,眼睛也一直看着放在膝盖上的手,不晓得该谈些什么。正在考虑如何开口的时候,被近在咫尺的俊颜吓了一跳。宋嘉曜盯了她半晌,又默默的回到原处,支起手臂靠在另一边打起了盹儿,想必刚刚是在睡觉吧。尤曼觉得有些歉意,如果自己没有上车的话,他还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吧。不自觉的,悄悄抬起眼睛向左边瞄。尤曼的五官很普通,但是却有一双灵气的眼睛,苏眉经常抱怨没有生的这样一双眼睛,尤曼听后总是轻笑。宋嘉曜长的有些过分精致,就算眼睛下方有重重的阴影也不损他给人的整体美感,就那样肆无忌惮毫无防备的在一个算不上认识的人的面前睡着。 1/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