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回忆,人们常用“刻骨铭心”来形容它,我不喜欢这么尖锐的字眼,反之,回忆是人心底最深处的柔软——温柔的柔,软弱的软。回忆在时光的晕染下总不那么明晰,回忆中的美好如同温暖而不刺眼的光线下闪耀的笑靥
故人辞去梦终空,夜断残影,尽无眠。双眸两彷徨,情难断,愁肠诉,亦无音。千里月华,我亦醉梦当歌,酌酒尽欢,一梦方休。纵长情一世?此经醉逍遥;不知今昔梦何归,归途无望,心空梦如洗。两岸尽天涯,我自嘘恨离殇。孤夜无风,月残如影
笔下的流年,沾满了时光的灰烬;跳跃的记忆,在纷飞的烟花里消失在无尽的夜空;我爱的不曾遗忘的岁月安静的流淌在所谓的初冉未来;就像所期待的不曾来,忘掉了太多的童话,太多的誓言,太多的那些散落一地的小温暖;像一张没有色彩的白色
夜晚十一点整,依旧是这个时间,拉土车蜂拥而出,咆哮着嚣张的驰骋在人烟稀少的郊外。依旧是昏暗的路灯下,拖着沉重的双腿,迈着紧促的步伐,不停的看着身影拉长在被缩短。每天到下班后,开往三环外的公交车早已停运,只得步行到六公里外
秋风瑟瑟,枫叶凄凄,思念的心从未改变。故地重游,感念深深,不曾改变对你的爱,只是风吹过的落叶,还记得你漆黑的头发,正直的眼神,那火一般的心啊,燃烧着你对秋的爱。落雨婆娑,梦过几年,天涯之处,可安放灵魂?!声声叹,滴滴泪,
那时你对邻居家的那一壁绿,羡慕得不行了。那一壁绿啊,数十上百根爬山虎,重重叠叠,缠缠绕绕,互相推搡、簇拥、纠缠,贴着那墙伸展,想把妖娆的身躯卖弄,却不料浓重的绿叶遮住了难堪的泥墙,也遮住了它们勃发的春情,只留下迎风招展的
我们不谈爱情 ,不要暧昧,我们只要两个人之间的心灵相通。不开心的时候,我向你诉说,我不要你温暖的怀抱,我只要你宽阔的肩膀让我依靠。 高兴的时候,我向你诉说,我不要你柔情的双手,我只要你脸上发自内心的微笑 .你不是我最亲爱
总希望自己所有的文字里都有你的影子,或深或浅、或浓或淡、或远或近、或疏疏密密、或潜移默化。知道吗?那些本寂寞、孤独的文字有了你的影子,才会多了一份情、一份意、一份特有的生命。我在那些时而跳跃、时而激荡、时而亢奋的文字里流
◆一个游戏:打水漂让刚学会的几个小汉字在塘面上滑翔。单薄的瓦片,漂亮的发力,飞镖一样的速度。小学面前的一口池塘荡漾飞檐走壁的童心。闪失,打断了水的骨头就是沉沦。谁也做不到游刃有余!小打小闹的涟漪和水花。儿时的一个游戏&m
刚刚看完---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。我不知道,别人有着怎么样的感慨,或者叹息什么?在我即将毕业的时候,看着这个电影。也许,这样不合适,也许,我还应该学着疯狂一次。可是,我知道,现在,我们已经没有当时的激情了。我们爱或者被
不流泪,也要坚强父亲,今天我早早从家出来,瞒着母亲,到你的墓前。你知道:在农村女孩子很少去坟地的。可是,父亲我,我痛彻心扉,欲语无言。往事历历在目,父亲我们说说话吧。父亲,家中人在悲痛中还没解脱出来,母亲一下子衰老了许多
从进入公司第一天起,我就注意到这个身材高大、帅气的男上司!他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,让你想靠近有不敢接近!他叫王煜,身上有着南方人的细心,又有着北方人特有的阔达!他那双充满柔情的双眼,让我不由自主地产生爱慕。 我喜欢在同事堆
青春没有回头的路,漫长且艰辛,或许孤独,或许无奈,谁也无法说透,那份岁月的沧桑,那种人间的悲凉。当你我踏上了前方的征程,当你我选择相反的方向,我们的人生,出现不一样的纷彩;我们的路,以不同的弯曲延伸,直到尽头。最是铭记童
只求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你,那时我放下了年少的轻狂。——题记回想过去10多年,是什么支持我不顾一切的发奋读书 和思考?是年少的轻狂。不甘随波逐流荒度此生,不忍凡俗平庸放纵韶华。人事之外,天地无穷,总想探知更多,亘古荒今。
记忆的残片里,天上飘着雪花,高楼上一个女人披着灰色的围巾,门里面有暖气,是说笑的人们和逗乐的孩子。女人问我,你为什么不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呢。我说,他们老是把我当小孩子。现在想起这些话,真的好想笑。虽然没有多少天真,但是我依
离婚的这些日子里,我尽可能的不去听那些音乐,尽力的逃避音乐的围绕。那些伤感的音乐更是让我些毫不敢去碰触......开庭那天,司机打开车上的音乐,那一刻无法控制的心伤,眼泪顺流而下,我强止住不让泪水流出来,努力的克制住自己
青葱岁月,喜欢的那个人,想想心里开始冒酸酸的泡泡。我开始想,我坐在教室里,回头看你的样子。是的,我喜欢你。喜欢看你低头做题的样子;喜欢看你用笔抵抵思索时抽动的嘴角;喜欢看你看向窗外,天空里有白云,我总是想,我要是那片云多
立秋后,夜晚的风也渐渐地聊了起来。点一枝烟,详闻着那种来得莫名其妙的暗香,然后淡淡地想着你,很喜欢有着这样的感觉。多年来仍然喜欢那首《春江花月夜》古筝曲。有着浪漫情节,总能让书房的相思一屋泛滥。于韵味里,于情感 间,一起
在那个天高气爽,瓜果飘香的金秋时节,我们相聚。从一开始带着一丝陌生拘谨,到现在一起自由嬉戏——不知不觉又迎来丰收的季节!还记得去年,我们乘着车沿着那弯弯曲曲的路一路颠簸,好容易才找到了你。那时,你
那是一个,只扎着马尾,不留刘海,让额头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随便挤眉弄眼,不计较任何表情带来皱纹后果的年代,彼时,我们正青春。那时,我们不施粉黛,我们穿着从地摊、夜市买来几十块钱一件的衣服,招摇过市。我们从大腹便便的孕妇身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